登入會員  |  註冊  |   國別/Nation : 
首頁  >  門市點滴
門市點滴

 



企業家夫人 在靜思書軒學會的事
書軒地點:@靜思人文@
刊登日期:2012-08-01

 持續幾天炎熱的天氣,台北街頭又轉為陰暗,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濕涼的氣息;坐在臺北市新舞臺的靜思書軒裡,看著落地窗外一整排的樹木冒出綠油油的嫩葉,隨風搖曳。春天,這讓人捉摸不定的時節,不禁讓人沉醉在它特有的神秘中。


 

一個身著棕色外套、白襯衫與牛仔褲,亮麗又不失端莊的高挑身影,悄然走進書軒,不禁吸引大家的目光。只見她娟秀的臉龐掛著笑容,朝櫃檯方向行進。

 

「哇!好久不見。」一陣驚呼與笑聲傳來。

 

為了慶祝成立十年,靜思書軒在第一個正式對外營運的新舞臺據點,舉辦一系列的活動。除了八月即將展開的靜思書軒感恩晚會,自四月初以來,靜思書軒營運長蔡青兒與團隊,精心規劃並邀約十年來與靜思書軒有緣的人,來感恩他們默默的付出;與天下文化出版社合作,記錄十年來無論是參與講座的來賓或講師、小志工與青年志工或職工們走過的點滴與溫馨記憶。陳怡帆正是今天受邀的貴賓之一。

 

中學時期,在媽媽的鼓勵下,陳怡帆與弟妹們一同為慈濟的賑災活動在街頭募款。「捧著募款箱,站了一天,又重又累。」怡帆回憶起當時募款的情景,笑了笑說:「結果結算時,才一點點錢。我們都向媽媽抱怨說,我們用捐的還比較多。」看著一堆堆的硬幣與些許的紙鈔,姊弟三人都不能理解,媽媽為什麼要「拉著」他們,一起來做這一件「吃力不討好」的事情,對於媽媽所說的「募大家的一分愛心」,根本無法體會。

 

二○○二年,怡帆自加拿大完成大學教育回到臺灣。「從小就一直聽媽媽『說』慈濟,所以很熟悉;想要做些什麼,可是……」她回想當初回臺的情形,接著說:「那時候要做慈青,年紀又太大,真的是在尷尬期,還好青兒叫我來做志工。」怡帆感恩那一段日子,讓自己在靜思書軒這個幽靜的環境中,調適剛回臺的陌生感。

 

「現在只要經過靜思書軒,就覺得很熟悉,會有感情、會有感覺的。」

 

「在這裡,是開心的;就是大家都很開心。」怡帆慶幸自己在這裡,可能只是做一些瑣碎、微不足道的「小事」,擦擦桌子、補補貨、為客人奉上飲品……,但是卻讓自己專注於此而忘了一些不好的情緒與雜務。

 

「這裡,是沉澱心靈的地方、是善的點。」側著頭望著身旁的青兒,她繼續說:「我找到一個充電的地方。」在靜思書軒的心靈講座裡,她從講師們的經驗分享獲益良多,得到新的啟發。「印象最深的是,阿貴(謝錦貴)師兄分享他在土耳其賑災的情形。他看到一個小孩子拿著一本書,孤獨地站在瓦礫堆上說:『學校沒有了。』我感受到自己是多麼的幸福。」

 

再次側身與青兒四目相對,兩人互相讚嘆歲月未曾為在她們臉上留下痕跡。「都沒變,好像停格在那兒!」、「嗯,擦了慈濟面霜。」兩人燦爛的笑容,甜蜜的表情,可見在那一年的時光,兩人建立了堅固的情誼。

 

「現在我是以孩子為priority。」身為三個小孩的媽媽,怡帆滿是兒女經。「我喜歡小孩有意見,這樣我們就有機會溝通。我們經常要『討論、討論』。」她說這是一種「甜蜜的負擔」。在靜思書軒服務的那段時光,她說:「我有得到,我有收穫。收穫是學會為別人想,就是心是善的。」她總是教孩子要為別人想,舉凡吃飯這麼平常的事,她也要孩子為別人想,把自己不小心造成的髒亂收拾乾淨。小小的動作,或許對別人就是莫大的助益,她說:「順手做,就能幫助別人!」

 

「我要從青兒身上學到的,再傳給我的小孩。」她笑了笑接著說:「我要小孩學會去appreciate,不要took it for granted。Even 很小的事、微不足道的事,都有其存在的意義。」

 

做為企業家夫人,現在怡帆每年都會和媽媽一起參與慈友會的聯誼活動,並積極主動地募集二手「包包」,籌募基金來助人,她說:「募那一分心念,勾起認同感。」現在她已經明白媽媽當初所說的「募心」。

 

「在慈濟,除了可以有事做外,心靈是富足的。」她轉了轉明亮的雙眼,看了看身旁的青兒,開朗地笑著說:「以後帶小孩來做小志工,他去洗廁所,我坐在旁邊喝茶。」大家的笑聲再次迴盪在這充滿書香與茶香的溫馨的「家」。